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ster.Hu(巷里人家)

Go abroad!

 
 
 

日志

 
 
关于我

A campus photograph palyer,an enthusiastic reader,a solitary writer,a future traffic engineer.

网易考拉推荐

铸剑龙泉【献给我的爱情、高中与梦想】【原创】  

2012-06-12 13:25:12|  分类: Grade 6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里桃艳,夭夭相映江南天,田垄间,黑云雨起,君舞剑,白衣漫嗟。刃上广寒卷翠袖,眼间苍生起浮芥。把酒二十四气节,和衣起,半盏推却上天边。

  我欲倚石做龙啸,清风满襟浮世飘,盘踞天涯沧海笑,转眼云卷烟硝。剑侠俊俏,驻马黄昏离魂萧,当垆女子谁家住,肯向红烛话良宵?

  天子不觅龙潭酒,半世风云笑英雄,金陵粉黛拈花绣,不胜娇羞,铁打江山粉梦中。谁言万古长空一江东?禅机空看,佛经半展,青灯红尘对无言,生死占搁身边,执手话当年,伊发当覆额,青梅竹马不知愁,书剑乍收,前景堪忧,漂泊伶仃十年寒窗似梦游。

  浊酒映月,一剑古风中,铮破长空龙吟啸,撼碎山岳虎惊风,今夜暂放明月入窗来,掩帘煮酒,青梅亭上英雄谈笑应未休.

                                                                                                                         -------------尚 书令--------------------                                                    我想象这世间最高的山巅上白雪开始消融,破芽而出的钟声挟着天风海雨鼓入我的胸腔,隆隆作响让我更像一个英雄。站着看长风飒至,古月凌空,坐着有红袖添香,水剪的眉目,玉镂的肌肤,把十里扬州路上半卷的珠帘羞红了粉颊。

要有一阵风鼓进我炼剑的铁炉龙泉才能淬火,下一刻呷一口清酒傍着斜阳看酒肆经幡般神秘的布幌。火炉里艳红的火舌让我布满热汗的侧脸开始棱角模糊地发烫。我便开始痴想,我的江湖,我的行囊搁在胜雪的白袍上,我的宝剑微露着耀眼的青锋,我的酒壶悬在那鬃色赤红的马颈上,一起一起,伴我浪迹天涯。

那个时候春天迟迟没有离开,西湖畔日日有络绎不绝的游人,西湖的水很旧,陈旧得像青苔泛着铜绿色,所以春光一现便锁在这重重叠叠的景致里,我那时常在路边的酒肆慢饮,剑倚在木阁边,侧视,眼角可以打量整条驿道。

总是会有一些挟着暗香的巾车吱吱的开过,风若把幔帏卷起,可以看到那金钗玉绾的一瀑青丝,或是凝霜的皓腕悬着通灵古镯叮铃轻响。然后我便眼角湿润地一杯复一杯见底地喝,酒杯里总会映出一些晃动的影子,那是落日楼头徘徊时投在杯中斑驳的光影,可我总是误读了那一切,我以为是她,我的女子,蛮腰微步,笑盈盈地从许多年前那采莲的兰舟上跨过时空赶来。

在那不算很古老的年代理我的女子便隐匿了芳踪,雕花的木栏上一直还有她不灭的幽香萦绕。我在这酒肆的小阁里一呆就是几十个春秋,每天我都抱着剑倒在靠窗的那张桌子上,梦里我骑着那赤色的烈马赶过千山万水和她相会。马儿在芦花满天的塘边漫步的时候,我挽着她荡舟在芦花深处,如雪的芦絮在红霞漫天的黄昏燃着凄美的色调翩然起舞,舟头我抿着酒不语,听着她清脆高亢的歌声,欣赏着她慢慢消失在夜色里的每一种姿势。

 醒来后我会继续去打铁浇铸我的龙泉,剑气烈烈常熏得我脸色沧桑。线装的书泛着黄晕就一本一本被我扔进火炉里,连同那些锣鼓震天官步红花的状元空梦一并烧去。那诗经里河水涣涣的爱情常在火中毕毕剥剥地做最后的挣扎,我看着那行行幽怨而神圣的叹息声熔在炉里,用古老的烟气点染着我的龙泉。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候,用时间遗留的最美丽的梦想铸我的剑,那是一件奢侈的挥霍。

这漫长的等待间没有一个人拜访过我的店铺,人们都说我是疯子,因为我铸剑的砂锅里没有任何东西,我只是架起一口空锅把整个店铺烧得通红,炉里是十年寒窗读过的箱箧笼书,高叠如山,可贡院漆红的大门,却从未给我一个上榜的机会。

我的女子,像是唐陆相逢的沈园,空留一首悲词一圆宫柳便消失在前前后后几万年的时空里,我的功名,像是磻溪的闲鱼,我学着太公直了钩伸竿遥立,可那钩上的六韬三略悬了许久也没有一条大鱼跃起上钩。

公元某某年我饮下最后一杯酒便卧在桌边再也不想起来,没有人发现我的消失。直到一个微雨空濛的清晨一阵马蹄声从京城赶来,使者带着召我上朝的圣旨寻遍了那边远的驿镇,终于在一堆焼卷的灰烬间觅到了那丛丛开得妖艳的梅花,人们说那下面便是我不死的残骸。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