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ster.Hu(巷里人家)

Go abroad!

 
 
 

日志

 
 
关于我

A campus photograph palyer,an enthusiastic reader,a solitary writer,a future traffic engineer.

网易考拉推荐

人生如此多娇【原创】  

2012-07-28 15:50:23|  分类: Before Universi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百余万人马浩荡杀过的这个六月,没想到竟是个滂沱的雨季。我转着笔端坐在七月的尾巴上又想起了那场温柔而残酷的战争,我和所有人一样斗志昂扬地走进去,然后伤痕累累地在众人的嘲笑中走出来。我想起了考场外那黑压压一片攒动的人头,像夜里的潮水澎湃而至,然后一切都安静地过去了。

这场战争温柔得连枪声还没响起,我就已经屈膝臣服。我在等分数时焦急得像产房外的要做爸爸的男人,在出分数时就像知道自己老婆难产了。我在选择是复读还是读大学时像是在选择要大的还是要小的,在决定好读大学时才发现大的小的都没了。可最后我还是得面带微笑脸色红润中气充沛脚步轻快地迎来我坚强的十八岁,迎来我貌似多姿多彩其实一片渺茫的前途,迎来我轻松降临但步履维艰的人生。

写下这些的时候我刚从网吧通宵回来。一个晚上我打了十二盘魔兽输了十一盘,所以我现在火气很大,我甚至有些害怕我的手指一碰日记本那纸就会燃起来。这时突然有人伸手拍了我一下,我气哼哼地回头看到是胡松华,我一看到他就更火了,这小子前几天和我偷了二狗家的西瓜结果被捉了全赖到我头上,我就骂到你这杂毛还有脸过来就一拳打他的眼睛,没想到他闪也不闪,我只好又气狠狠地把拳头收了回去。胡松华见我发泄完了就坐下来,也不说话,就盯着我看,看着看着就哇的哭了起来。我一听他哭就急了,我说你哭毛啊,你哭也哭好听点别跟哭丧似的老子又没死。之后的事我也不想说了,因为我觉得很丢人,不是说丢胡松华的脸,对他这种男的已没有面子可言了,而是我一想起本该揍他一顿的我反而手忙脚乱去安慰他时我就觉得这祖宗辛辛苦苦挣来的面子都给我败全了。

现在我躺在床上,一肚子的气,这气混着早上喝的稀饭在胃里翻江倒海搞得我很不舒服。我只好放下笔出去走走。我戴个草帽,打着赤脚,光着膀子就大大咧咧地走出去。外面太阳很大,草都有些蔫了,院子里也没一个人,就几条老狗趴在地上吐着舌头用鄙视的眼神瞅着我。我看着它们就觉得很没面子,只好走出院子乱转,转了一下我就觉得空气都稀薄了,两眼望去都白晃晃的,我怕是中暑了就赶紧回去,走了几步就看到桃花提个篮子一扭一扭地走过来。桃花是我小时候订娃娃亲弄的对象,现在已经嫁给别人了,还生了两个娃。我看着她就像老公看到自己老婆在偷情人,两眼都是嫉妒自卑愤怒无奈的烈火,再加上昨晚通了个宵,所以眼睛就红得像两个血窟窿。桃花看到我像条恶狗一样挡在路上,吓得脸都红了,然后低着头扭扭捏捏地问我干什么,我一听她说话就回过神来了,赶忙闪在一边笑了笑说没事。我本是想哭的现在一笑脸部肌肉一时没反应过来就抽起筋了,我只好保持着这个扭曲的表情哼哼哈哈地回了家。

一到家就看到胡松华坐在我桌子边看我的日记,我拳头就痒得受不了了。胡松华也不看我就嘲笑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粗人一个写的东西也是粗话连篇,我一听气得架也不想打了就骂他懂个屁啊,又说《麦田的守望者》还不是他妈的粗话连篇。胡松华没看过就只好岔开话题,开始和我谈女人。我和胡松华这种人渣称兄道弟就是因为我俩臭味相投,都喜欢谈女人,胡松华一谈到女人就红光满面,额上青筋暴起,鼻孔鼓得牛大,嘴巴一张一合得飞快,活像一条上了岸缺氧的鱼。我俩的共同观点就是女人不是个好东西,因为我们都泡不到妞,村里的妮子们都嫁人了,学校的女生又眼光高,谁也瞧不上我们这种又寒酸又猥琐的乡巴佬,所以我们吃不到葡萄就只好说葡萄酸。我们从《围城》里那个高傲得像宙斯老婆的苏文纨骂到那个把戚夫人剁掉手脚丢到猪栏里的吕后,从红颜祸水第一人杨贵妃骂到引鞑子入关的陈圆圆,直骂得天昏地暗地崩山摧日月亦为之动容,这时胡松华才趾高气昂地和我依依惜别,我看他走后过了半晌才突然明白我忘了揍他。

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直到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才开始改变。胡松华收到的是一本而我却是个三本。像他这种白痴可以上一本而我这种天才却沦落到三本,从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当今教育制度的悲哀。我看了看学费就知道家里不会送了,想了想就把通知书撕了准备去打工。我又不敢去找我老子所以只好去找胡松华。我鬼鬼祟祟地走到他家看到他在记英语,我就很不争气的鼻子酸起来了,我想这杂毛以后坐空调房我却只好顶着日头干民工,想着想着告别也不想告了就掉头走。胡松华见我不对劲赶忙拦着我,一问他也伤感起来了,他翻开抽屉摸了几百块钱给我,要我一路好走看开一点,然后就抽着鼻涕哭起来。我听着心里就发毛,这阵势就他妈的好像老娘送儿子上战场,而且知道这一去就是凶多吉少。我想这杂毛一哭就不吉利,还是赶快走好。

我揣着几百块钱坐上巴士离开了这个死气沉沉的小村。我头靠着窗看着急急闪过的大片田地,有一种浩瀚的肃穆在心里徐徐漫开。我从未认真思考过的前途突然轰轰烈烈地逼上眼前,可无论如何凝视也只是浓雾弥漫。我突然就觉得好累,甚至有些冷,我裹了裹衬衫闭上眼,有一种太阳沉没天地混沌的错觉。

我就在这睡意缠绵的黑暗里迎来了我的青春。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