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ster.Hu(巷里人家)

Go abroad!

 
 
 

日志

 
 
关于我

A campus photograph palyer,an enthusiastic reader,a solitary writer,a future traffic engineer.

网易考拉推荐

夜半萤火【原创】  

2012-09-17 13:39:30|  分类: Before Universi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夜起来的时候,窗外的蟋蟀声伴着月色流了一地。没有一丝灯光污染的夜空那么大方地涌入窗来,纱帐都被染成了暗紫色。微微叹了口气,突然屋顶擦出了一点绿色的火星,在朦胧如雾的暗色中优雅的舞蹈起来。

是萤火虫啊,怎么闯到家里来了。

一灯如豆,萤火悄舞,大夜空里那一点绿光,堪比美人水剪的眉目,胜却城市夜放的千灯。突然惊喜得像个孩子,仰着头,追随着萤火虫轻盈的舞姿,虔诚里竟有几丝酸楚的感动。

一直都以为自己麻木了。以前爱雨天,爱战鼓喧腾的夏雨里欢笑着的奔跑,那是童年活力的绽放;以前爱黑夜,爱万籁俱寂的灯光下执笔时的畅快,那是青春灵感的激射。后来开始受伤,开始迷茫,开始怨天尤人,开始彷徨落泪。

于是那承载过美好的一切时间段,都被岁月的刀锋磨碎,零落成泥,不堪回首。几时几刻,蓦然翻开以前的日记,都会潸然泪下。一笔一划记下的那些零零碎碎,在现实冰冷的狰狞里更显得苍白悲凉。暗恋多年的那个女孩,如今终于有了另一个温暖的怀抱;斗志昂扬的那场高考,在惨不忍睹的结局中成了一生中又一块揪心的硬伤;信心十足的那些投稿,在漫长的等待中换来的却是欺诈的勒索;并肩多年的好友,在紧要关头终是背我而去反目为仇……

那些漫漶的沧桑,在这只萤火虫神圣的灯光里也奇迹般的清晰起来。接淅而行,寄居流浪,转眼踏遍江南江北。所有的地点抽象为安身的帐篷,因缘尽时便索利地抽身离去,没有离开的伤感,也没有对新迁地的新奇。惯了辗转的江湖在一夜间是飘雪如席还是星光如浪,都认做了宿命,仅是为了最原始的目的――好好活下去,便义无反顾地把一串串脚印匆乱地印在了风霜的褶皱里。

我总觉得我苍老得太快,人们在欢笑的时候我已懂得了感伤。老师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优秀的学生;父母告诉我,我不是一个让他们骄傲的孩子。唯有在疯狂的阅读中我才能暂时得到别世神游的麻醉――至少,至少我还是一个勇敢的聆听者,对所有的善恶美丑都可以包容,对所有灵魂深处的对话都可以接受。

仅此而已,这便是我无所希冀的一生。有时会突然心痛,我是不是活得太过安然,而失去了少年锐不可当的气势,可又有谁,能在这漫漫无涯的黑暗里,像这只运萤火虫一样激起我死去的心海中的一丝微波?我苦苦找寻的那些真情与感动,又有谁会推心置腹与我扺掌而谈?一切美好尽在纸间流淌,可终究是镜花水月,一触即碎。

夜已将尽,那只萤火虫也似飞累了,伏在帐上闪烁明灭如一个婴儿在有节奏地呼吸。我走过去,轻轻地扣住它,把它托向窗外。夜风丝丝而至,它像一粒火星般飘起,盘桓片刻终是远去。我目送着它小去的光点有如进行着一场知己的生离死别,良久,都不觉时光的杳去。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