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ster.Hu(巷里人家)

Go abroad!

 
 
 

日志

 
 
关于我

A campus photograph palyer,an enthusiastic reader,a solitary writer,a future traffic engineer.

网易考拉推荐

抓贼的人群【原创】  

2013-03-24 02:25:36|  分类: Freshman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A校的寝室到教学楼有个很长的坡,每天早上离上课还有十余分钟的时候坡上便挤满了人,人的数量太多以至于胡二常常怀疑他们的来处。在胡二看来,每天除了上课前的十余分钟外,坡上都是冷清而寂静的,偶尔走过的零零星星几个人,只会衬得偌长一条坡更显人烟稀少。胡二如此关心坡上人流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总爱骑车。胡二离不开车,车能给他唯一的速度快感,让他不至于在臃肿迟缓流动着的人群中变得昏昏沉沉。而坡上的人流往往决定了他的车速。人一多起来,胡二的车就没辙了,这个时候他只能狠皱着眉头,一边见缝插针地在人群中费力地七拐八拐一边在心里暗骂人群的祖宗。

A校的一切对胡二而言,都是冗长而平庸的。这条坡也不例外。胡二曾花了很长的时间定义过他自己,发现他常爱把冗长平庸的事情与有意义联系在一起,也就是说,越是冗长乏味的东西,越能激起胡二去做好的欲望。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胡二很可能有受虐症的倾向,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就是,胡二天生有一种逆反心理,尤其喜欢自己跟自己对着干,这样不论谁输了,都是胡二赢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来解释胡二这个人,那就是他习惯了。他习惯了冗长乏味的生活以至于从未指望去改变它。在他的世界观里,生活就像那条长坡,每天有秩序地人一下增多又一下减少,如果出了什么乱子平添了些波折,那反而是胡二万万不想看到的。

可故事发生的时候,乱子还是出了。胡二当时正蹬着车费力地转过弯,向地下停车场骑去。他正暗自高兴好不容易钻出了人群,突然听到后面有一个女生急促而颤抖的声音,捉住他,捉住他,他抢了我的手机,他抢了我的手机!然后胡二便看到对面的人行道上有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矮个子男人飞快地闪过,他猫着身子的姿势像老鼠一样在绿化带的树影中忽隐忽现。胡二瞪着眼干愣了几秒钟,一回头,看到那个女孩背着书包正吃力地跑过来。女孩很漂亮,此时更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她一手捂着腰喘气,一手指着那个男人远去的方向喊着,追他,追他,他抢了我的手机。喊声里有一种奇怪的力量,类似于央求又不同于撒娇,让胡二忽地一声蹬起车来,向男人逃跑的方向追过去。

女孩的喊声不只是对胡二一个人起了作用,女生背后的那条长坡上,密密向前蠕动的人群突骚动起来。先是在转弯的那个岔路口上有一小股人改变前进的方向冲了出来,向女孩所指的方向追去,紧接着一大股一大股的人流开始涌了过来,像是堤坝在转弯处决了一个口子,人流如洪水般汹涌地漫过来了。

胡二一马当先骑在车上,听着身后叫嚷着赶来的人群,第一次觉得自己扬眉吐气了一回。他想象着自己是个正骑着战马带着士兵冲锋的将军,顿时觉得体内有一股用不尽的力量蒸蒸而上。其实最让胡二高兴的是,那一成不变的人流终于还是改变方向了,虽然是暂时的、局部的,但毕竟让囿于一成不变的生活多时的胡二感受到了改变的刺激和魅力,那是一种澎湃的、散发着野性气息的快感,像冬天的山岗里大虫欲出之时刮起的寒风,诱惑着胡二周身的每一块肌肉。

站住,你给我站住,胡二喊道,他的声音激动而带着不常有的威慑力,仿佛他正代表着身后密密的人群在声讨正义。男人与胡二间的距离也越拉越近,终于胡二的车一个急转弯撞在了男人的身上,男人身子晃了晃,一个趔趄仆在地上。胡二整个人就势从车上跃下来,一把抓住男人的衣领。然后胡二把男人从地上揪起来,对着赶来的人群高声叫道,抓到了,我抓到了!

男人的眼光也就在这时由躲闪变得凶狠起来,还沉浸在当了回英雄的喜悦里的胡二,突然觉得背部一阵剧痛,然后眼前便模糊里起来,他依稀看到男人手中多了一把带血的刀,以及自己从男人衣领上滑下去的手被男人粗暴地握住。他听到男人凄厉而绝望地叫声,谁敢过来,老子一个个捅死你们。声音像一匹垂死挣扎的狼在回光返照之时发出的嗥叫。

人群突然安静下来了。女孩的声音像被稀释在风中的一缕淡烟,一瞬间也消失了。唯有背部真实的痛意让胡二明白这不是幻觉。胡二可以听到血顺着刀子流下后滴在地上的声音,像春天的夜雨般淅沥而稠湿。胡二想挣扎着反抗,可男人粗野而凛冽的声音挟带着凌人的兽性又一次从耳边传来,都给老子滚,滚!

然后有更大的痛意顺着背部向全身蔓延开来。刀闪着寒光从背部插进来后又抽出。静默的人群终于有了动静,先是站在后面的一小股人慢慢地撤去,蹑手蹑脚融入到坡上的人流中,然后整个人群的阵脚涣散起来,人们像退潮般齐刷刷地向坡上流去,以一种相当平缓随和的方式回归到坡上的人流里,然后再若无其事一起向前流去。

胡二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最后离开的那股人流中,那个背书包的女孩簌簌抖动的背影。胡二张嘴想说些什么,可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很多年后我对着台下的听众说起这个故事时,我说,其实胡二是说了什么的,只是声音太小,没有人听到罢了,他说的是,同学,你的手机还没拿呢。

台下顿时传来了一片笑声,有人吃吃地笑道,傻逼,什么年代了还逞英雄。

然后我在那一瞬间发现台下的人群和坡上的人流是那么相似,不,简直是一模一样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