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ster.Hu(巷里人家)

Go abroad!

 
 
 

日志

 
 
关于我

A campus photograph palyer,an enthusiastic reader,a solitary writer,a future traffic engineer.

网易考拉推荐

小树林【原创】  

2013-08-25 20:42:48|  分类: Sophomor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开车路过那片树林的时候,下午的空寂让我感到刺骨的寒意。我停下车,摇下窗盯着那片树林发呆。树林茂盛,各种各样的树与灌木把每个空间塞得满满的。这一定没有人迹的荒林,我

这时她突然醒过来了,睁大眼看着我说,怎么车停这里了回过头,目光撞在了她那双从漫画书中描摹下来的精致可爱的眼睛俯下身吻她的眼睛,她的眼皮在我的嘴唇下微微地颤窗外的风吹得她脸庞开始呈现出一种诱人的粉红色,我感到她的手开始不安分地搂住了我的脖子。我拉住她的手臂,把她的手握在掌心里然后举起她的手放到窗外,说,你摸摸,窗外的风多冷啊。

把车再次发动的时候,她端端正正地坐在我身边,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的,像一个听话的小学生。我笑了笑,眼泪却不自觉地涌出来了。天冷了,我说,你这次回去记得多穿衣服不要爱苗条。还没说完我便听到了她哇的哭了出来,她侧过身狠狠地捶打着我叫嚷着,你为什么就这么急着赶我走,才来几天

北方这座小城这天飘了一天一夜的大雪。

二、

送走唐雪后我车开到一家超市买了一瓶白酒,然后开始往回开。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买酒,但我既然买了,就必然在潜意识里承认了自己想要干什么。是的,我要回那片小树林看看,我必须回去看看,那里总有些什么不对的东西在吸引着我

那片树林很随便地摆设在一条高速公路边。树林看上去不大,也很不起眼,但它常常给我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这种熟悉似乎来源于梦里常常出现的一个场景,在那我和我自己对坐在树林里的一片草地上,默默地看着对方。这种熟悉又让我想起了以前挂在书房的一幅画,画是一片小树林,月亮树林上静静地守候着,树林边停一辆车,车上积满了灰。

没错,就是这片树林。

把车停好,旋开白酒的塞子,喝了一大口便朝树林走去。外面的风很冷,我裹紧了大衣,把脖子往围巾里缩了缩。围巾是唐这次来时送我的,上面似乎还留着她指间的香味。不由想起了她在寝室里笨手笨脚为我织围巾的样子,以及昨天的生日晚会上她在烛光下那张愈发美丽的脸庞微微笑了笑,不知是因为太幸福了还是别的什么

树林在我走近后才显现出一些人活动的痕迹,看来这里并非想象荒无人迹。树林有一条小路直延伸进树林深处,究竟有多远却不能一眼得知。很窄,又被白雪覆盖着,隔远些看根本发现不了。可却相当光滑路边的灌木也没能把枝桠伸到路中央来,也这里一直都有人进出。想到这些我不由皱了皱眉头,这么座偏僻的小树林,难道除了我还有人对有过奇怪的冲动

把酒瓶子塞进大衣的口袋里,树林里迈进了第一步。进去的一刹那一种莫名熟悉的亲切感把我盛情包容了起来,我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加速向树林的深处走去,仿佛是回到了家里,一切都熟悉到无需思考就能继续。我惊讶地顺从于自己的双腿,看路边的树木在黑夜中闪过,我甚至觉得这里的每一棵树都与我有过一段邂逅,它们身流过的风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似乎又下了起来,沙沙声音细腻而光柔。不时厚雪积压着枝桠断落地上,坠地的声音一样让我沉醉。

三、

树林很浅,很快带我进来的小路便一处平坦的草地边失去了踪迹。我只好伫立路的尽头,默默看着那片草地草地由于积了一层厚厚的雪,没有了绿色标志初一看并不能马上判断它到底是草地还是沼泽或是结冰的湖什么直觉让我觉得它就是块草地。草地经过某人长期精心地护理过的,不论是高度还是边缘都修得恰到好处。我用看一块草地的思路去看它,看了许久,才突然开始追思自己一个人跑到一个陌生的树林里看一片奇怪的草地的意义来。没有意义,我想,我不做没意义的事。我还是回去吧。

我扭过头往回走,可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才发现路不见了,我的前脚迈出后悬在半空失去了落脚点。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想,路是不会凭空消失的,除非本来就没有路。那我又是怎么进来的呢?没有路是进不来的,除非我本来就在里面。

也就是说,我一直就在这片树林里没出去过。我这个无比荒谬推论感到好笑如果我没有从这片树林里出来,那我之前是如何上班、吃饭、谈恋爱,到处溜达呢?这么说,唯一剩下的解释就是树林与我同在。树林是我臆想出的围绕在我周围的一种主观存在,凭空把它造出来围在我的身边。

既然我有制造它的能力,那我必然也有改造它的能力。

想到这里,路又出现了。

往回走的时候,背后的草地上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我没有回头,因为我无需知道跟过来的人是谁

我才是主人。

从树林中走出来的时候,雪已经把车盖住了,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凌晨三点。一切都在有条不紊中进行着,我的生活、爱情、工作,可我这次返回到这个世界时,却带来了一片树林。

树林里究竟有什么于我而言已不再是重点,因为我也对之无能为力,树林选择我存在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我对自己的思维无法强行控制这么一来,树林大可以按的思路发展下去。我树林中的角色不过是一个旁观者,我有能力改造它,但事实是没有一种能量让我有改造它的念头。

开始在闲暇时不时造访这片树林。好奇发展的方向,好奇里面每一棵树、每一株草的意义,更好奇那片草地存在究竟昭示着什么。夏天的时候草地上的草开始疯长,很快竟高过了一个人。我那时突然后悔起自己的闯入让多年来修剪草坪的那个人失去了踪迹。我每天草地边等着他出现,可一直都没有人活动的迹象。

最后我只好自己开始修剪草坪。我着手工作的第一天起,我开始为自己修剪草坪的天分感到自豪,仿佛是修剪过多年的老园艺师,每一推一剪都游刃有余,剪刀在我的手中成了一种乐器,我沉迷于它与我完美的配合,更沉醉于我们配合的产物:那一片无论高度还是边缘都修得恰到好处的草地。

成了树林里的又一个修草地的人。

的生长我的修剪水平一般欣欣向荣了起来,我甚至觉得这个属于草本植物生长的夏季变得出奇的漫长了。永远都有安宁的阳光,在午后人们都昏昏欲睡时像一瀑柔缎盖在树林上。我那里安静地流汗,戴着白色的草帽读一本书般去打理一片草坪。

我终究是一个未经过允许便接替了这片树林非法闯入者。

常想,树林原来的主人会是谁,该有怎样的外貌,是一个严肃的宗教信仰者还是一个面色和善的老人。甚至构想过一个女主人的样子,她一定会有健康的身材,像阳光一样散发着镇静的温暖的微笑,或许,她还可能是一个可爱的学生,就像·····

唐雪那样

微笑着摇了摇头,唐雪是看不到这片树林的,我从未带她来过这里。想到唐雪,我突然心头一颤,树林就如建在我心上一般,也微微地摇晃起来。

是多久没和她联系了?自从我送走进入这片树林开始?

突然那么强烈思念起她来。我想起我们每一次见面时孩子般的欣喜,互相搂着笑出眼泪。想起临走前一天的深夜里费力我的胳膊蓬松着头发起来,趴在窗台上点着烟发呆。我看着她裸露的肩膀突然剧烈地抽动,我支起身子,搂着她的腰,吻着她的脖子,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那究竟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

树林开始喜怒无常起来了。

常常是一个人不知不觉在里面呆得太久,出来时竟不能找到出去的路。曾经以为自己是树林的主宰,可现在却有了被欺压的胆怯。曾经一进去后的那种亲切与熟悉感,渐渐也被一种浩大的气场取代。我感到自己走一个猎人精心设计出来的陷阱,陷阱看似温柔而善良可一旦进入其内,便被无形的枷锁束缚,想脱身却找不到来时的路了。

天气也不再一如往常的明媚。即使在恬静的午间,也会有乌云瞬息占据了天空,常有很大的雨,铺天盖地袭来。我努力控制着让它不接近草地仅限于草地那一部分。其余的树林在狂风暴雨中像一头藏匿在黑青色的冥界里的巨兽,把我与草地包围在它们的血口下,摇头晃脑,呲牙咧嘴,咆哮得分外恐怖。

开始想了逃

我屏息控制住雨暴与出去的路,开始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外走。走出去就可以看到我的车了。我想然后开车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过上平常的日子吧,工作、爱情、家庭,让一切都回到最初的平淡里

出现在眼前的,是两辆一模一样的车。

一辆停在树林的入口处,正是我停车的地方。可那辆车上积满了厚厚的灰,车身像是在各种无端恶劣的天气中裸露了许久,看上去全是老化后的瘢痕。另一辆与我的车型号、车牌号都一模一样,只不过看上去很新,也保养得很好。车身雪亮地闪着月白色,在阴郁天气里仿佛一道盛气凌人剑气

楞住了。

怎么会这样?

若是有两辆同一个型号的车停在这里,还可以用巧合解释相同的车牌号如何解释?难道····我突然想起了树林原来的主人。

既然树林选择了现在的我,那它完全也可能选择原的我。可当我成了原来的我,这辆新车的主人——

该是现在的我了。

被取代了。

八、

走过去,带着最后一丝希望新车走去。如果看到的车里没有人,或者根本就没有车,一切只是我的幻觉,那大概还有补救的机会。

可事实却更为残酷。

先是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喘息声,温柔娇媚,情意缠绵。那个声音即使隔着厚厚的黑玻璃,也在极其静谧的树林边像幽灵般贴近了我的耳朵。同时传来的,还有我自己费力而粗重的喘气声。两个声音互相缠绕着、翻滚着,在这个诡异的树林边激射着一些难以抑制的情

全身瞬间僵硬了,不,怎么可能,唐雪怎么会背叛我。

那明明是唐雪的声音。

或许我分辨不出自己的声音,可唐雪声音,那种每当她春情荡漾惯用的娇吟我又怎么可能在听了四年的情况下分不清呢?我想痛哭,想嘶声大吼,想冲过去质问她。可理智控制了我。我必须看清楚再做出行动。

即使耳朵也有欺骗人的时候,我必须用眼睛做一次断定

再往前走的时候,尽量放轻了脚步,一个贼般慢慢靠近了那辆新车。其实车里的沉浸在颠鸾倒凤的快感中,紧闭的黑玻璃挡住了外界他们大不会分神去注意外面的动静

这也是我每次和唐雪在车上玩时的心态

来到车窗边时,车里的人显然发现我的接近,缠绵的声音变得愈发火热。我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自己僵硬的手臂抬起来。我一巴掌拍在了的窗户上回震让我的关节一阵生疼。

车里的声音瞬间消失了,像是有人关掉了录音带的开关。

然后我听到了唐雪一种极其恐怖的叫声。

车窗滑开了。

唐雪坐在另一侧,衣衫不整,面上酡红的春色还未褪尽如今却挂上了一种难以置信的恐惧表情。可似乎连斥责她的力气都提不起了。我只是呆呆望着那张车窗里的陌生男人的脸。不,那不是陌生男人,那就是我自己。

不是一般的整容或者化妆可以比拟的形同。再高端的整容最多也是制造出两张非常相似的脸来,可我他不只是相貌一模一样,就连表情神态、气质都一模一样。我看着他,就像在看一左后反相现象都不存在的镜子。

彻底绝望了。

我知道解释反抗都没有意义了。我已经不再属于这个世界小树林控制了我的一切并制造出了另一个可以在世界上履行我的职责的人。我现在已经不再是它的主人,而是它的附属

想到了那无数棵似乎有灵性的树,我想起了第一次离开树林时跟在身后的沙沙的脚步声,我想起了那个苦苦纠缠着我的问题树林原来的主人是谁?

就是那些树。

另一个闯入这片树林之后,也就会成为其中一了。

“很多年后我会常常做一个相同的梦。”现在的我对自己妻子说,“那片树林很随便地摆设在一条高速公路边。树林看上去不大,也很不起眼,但它常常给我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

这种熟悉似乎来源于梦里常常出现的一个场景,在那我和我自己对坐在树林里的一片草地上,默默地看着对方。

妻子笑了笑,似乎在回忆那个奇怪的晚上,那个奇怪的闯入者。仰起头像一个正在思考问题的小学生问道:“会不会是你的某个孪生兄弟呢?”

“不会的。现在的我说只是一个梦,一个很有意思的梦。”

“可说真的,我还真想去那片树林里看看。现在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呓着。

“是吗一直在等你某人某处应道。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