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ister.Hu(巷里人家)

Go abroad!

 
 
 

日志

 
 
关于我

A campus photograph palyer,an enthusiastic reader,a solitary writer,a future traffic engineer.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里的一天【原创】  

2015-02-23 14:43:30|  分类: Junior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得严严密密的窗帘后面,是不太易辨出本色来的墙壁,或许是黄色的,又或许是白色的。继续往前看,便是一张占据了大部分空间的双人床,床头有一副猩红色的画,大概是某个名家的罢,但“下榻”这里的年轻人们,又如何能认识呢。

床上被褥凌乱得很,仿佛是刚刚做完交欢的事便匆匆睡去了。男士的衣服和女士的衣服,也随意地扔在地毯上,空气里便弥漫出靡醉的气息来了。一个裸的女子依偎在男士的怀里,圆的脸蛋,白的肩膀,黑发里透着一些黄色,便那么安详地睡着。她的表情是那般温柔,少女的暖香如那甜蜜的幸福柔柔地围绕着这对鸳鸯。而这一切,霎时却被一阵刺耳的闹钟打搅了,听到闹钟的那男士,急急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边找着衣服,一边含糊不清地抱怨着这学堂不饶人的课制和作息时间。

先是蓝色的运动鞋,然后是白的裤子,红的棉服,一个瘦削而伶俐的后生便出现在了少女的床前了。少女却不大愿意睁眼去目送她心爱的人的离去,大概是因为这种事情早已习以为常,又或许是时候太早,少女的睡意尚驱逐不去罢,于是在男士一人小小的一阵闹腾后,屋里便只剩下少女一个人了。

屋里开至三十度的空调,是暖如春末的。而屋外却是武汉的冬天,虽不至于零下,但个位数的摄氏度,加上南国的湿气和冬风,也往往让人招架不住。那男士出了门,急急地奔向一辆黑的电动车,竟无视了这冬的清晨刺骨的气候,把速度开到最大,往上课的地方奔去了。

寒风逆行,刮着他的脸,脸便红得凝固了,刮着他的手,手指便红肿红肿得透出了紫色。他的身子哆嗦着,眼里被风灌出了冰凉的泪来。虽不是悲伤落的泪,但男士的心里,在这时却往往不自主地悲凉了起来。

还有一年多了罢,男士常会想,但还得读研呢,读研还有两年。男士的神情里便显出一些常人发掘不了的疲惫来了,读书读书,男士想,我自出生到了如今,已经是二十岁的人了,可除了读书,我还真不知道我干过些别的啥呢。

车子爬了几个坡,又下了几个坡,终于见着了那从密密的灌木与老梧桐里探出的灰色教学楼的小半个身子。手腕上的表指着七点五十九。男士才从车上下来,上课的铃声便如催命判官的铁环,玲玲地响了起来。

锁车,冲刺,上几级台阶,转两个弯,教室就在前面了。砰地一声门被撞开,男士急急地找了个位置坐下,而讲台上,带着厚厚的眼镜的老师已经开始点名了,不过幸好自己的名字在名单的后面,还没能点到自己。男士搞清这点后,不由长舒了一口气,这时才开始顾着打理自己冷得失去了知觉的手和脸来了。

漫长的一天便在这小小的教室里毫无生气地开始了。上课的老师换了一个又一个,仿佛是在上面演着长长的戏剧,一幕一幕轮着角儿换。而台下,永远是死气沉沉的,没有生气的。二十来个男女,皆挂着一脸的疲倦与麻木,或是低头玩着手机,或是干脆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唯有几个抬头听课的人,零零星星分散在前排的不同位置,但那仰着的脸,却也是毫无激情、毫无勃发的生气可寻觅的。仿佛是有些什么东西在逼迫着他们这么做,而不是自己欢欢喜喜地心甘情愿地坐在那儿听课。而男士,有时便是属于这些听课的人之一的。

说是有时,是因为男士以前是不愿听课的,常常盘踞在后排,带着耳机干自己喜欢的事,甚至对于自己不感兴趣的课,连去也不大愿去。至于是什么在逼迫男士也成了听课的人,其实就是计划表上的一句“学习为重,立誓保研”而已。“我是弱的,弱得连在这庞大的社会上立足的地方也难寻到。”男士常这么想,“若有能使我变得强大起来的事情,即使不是我欢喜的,但也必须去做,而且必须做好才行。”

于是成绩也便渐渐上来了许多,一同求学的同窗,也戏谑地称男士为“学霸”。学霸一词,男士是极其厌恶的,仿佛是觉得自己的努力被完全地误解了,但其实又何妨呢,外人的话,本身就是毒,若还去挑剔,那便是自找的苦吃了。

下课铃声是唯一能给这一潭死水激起涟漪来的风。睡觉的人纷纷揉着惺忪的眼爬起来,玩手机的人也恋恋不舍地把手机揣在兜里,然后呼朋唤友,三五成群,顺着人流往那食堂赶。

对于人群,男士是头痛的。而与一些与自己难有共同话题的人勾肩搭背地坐在一张桌子上进食,只为着不显现出自己的寂寞,也是男士不愿的。因此吃饭,便常成了男士一个人的事。当然,若女孩在身边,一起吃饭也是可以十分快乐的,但此时的女孩,估计也已梳妆收拾妥当,正在她的学校吃饭了罢。

大学,便是如此无聊,如此缺乏交流的对象与伙伴的么!其实人缘,男士也是不差的,在路上走的时候,能与许多的人笑着打招呼,但谈及知己,却是渺渺的难寻着一个。这与自己当初憧憬的大学,相差实在是太远了。

男士一个人继续在教室里看书,等时间过了二十余分钟,思量着吃饭的高峰已然过去,便一个人收拾好东西,往食堂走去。彼时已是六点的傍晚了,昏黄的路灯像是被夜风吹亮的鬼火,媚媚地隐匿在老梧桐的枯枝里发着软软的光。黑色的路面便像铺上了黄色的碎花,一直延伸到视野能及的尽头去了。

这宁静的路,这一成不变的风景,这照抚了男士快三年的路灯,都牵动着男士疲倦的心。而回忆,却如被食物的香气诱惑着的藏在洞里的地鼠,早已蠢蠢欲动了。

高考成绩出来后,饭桌上便再无了笑声。男孩哭丧的脸,父亲紧锁的眉,大可看出成绩是多么的不理想。复读呗,又没有那勇气,于是咬咬牙,还是把志愿填了。心想若是之后因为分数不够不被录取了,再死心复读呗。可一切居然分外顺利,大学的通知书也寄到了家里。

那个暑假,安排好的学这学那都被男孩拒了。终日闲耍,只为自己努力这么久得来的这样的结局而发泄沉沦。那时常一个人跑到楼顶发呆,看着天色从亮到暗,看着路灯一盏一盏无声无息地亮起来,看着流动的车灯与人群,变化的面孔与服饰。便想起了自己的未来,是如这没有生命、只有秩序的路灯一般循规蹈矩,还是如这变动的面孔,飘忽不定没有去处呢。

两个月后,男孩一个人拖着箱子来到了武汉。大学的沉稳、宁静与睿智,盛情接纳了男孩躁动的灵魂,但在迅速的成长与发展中,更多的枷锁却渐渐显现了出来。跳出去,到更高的平台去,和更优秀的人并肩战斗,成了男孩唯一的目标,而一个有了目标的人,往往是可怕而疯狂的。何况他来的时候,还是那么的委屈与不平。

一切便如汇入大河的一股细流,在无数的融合与冲突里,渐渐变了模样。“再不是当初那个多愁善感的男孩了。”男士心想,“虽然不知道我做的这一切是否是最正确的,但因为我做的这一切,至少我的前途,已逐渐从那茫茫大雾里显现出它优美的轮廓来了。”

吃过了晚饭,自然是按照计划好的时间表,开始完成自己拟定的任务,也只有在这时,全新的生机与活力才从男士的身上迸发出来了。白天在教室那死气沉沉的氛围下沾染的一身丧气,也在夜风里褪尽消逝了。

在图书馆里呆到了八点,然后来到约定好的沙发处,和几个一同做竞赛的同学一起讨论收获与新的想法。九点结束讨论后,骑车赶到工房,去主持一场学生工作的会议。或是赶到世界城的舞厅,练一个小时的舞再回去。若是没有别的事,便一直呆在自习室里,读读书,学学知识,有时还能有女友陪着,那段时光,常常是自在而满足的。而那段时间,又常常是短暂的。因为在男士的大学里,寝室是十一点便要关门的。

常是熬到了十一点将至,才会从外面急急地赶回寝室。逼仄的空间,荒颓的气氛,再次把男士包裹了起来。

快了,再过一年多,就能到自己心爱的地方去了罢,不必再害怕自己终有一天把锐气磨耗,沦为身边那些碌碌无为的人了。可前途否测,虽然有了依稀的轮廓,但是尚未完全把握在自己手中,若是突然出现了些什么,生活又是否还能按照自己期望的发展下去呢?

想起读研,便又想起女友来了,女友是不打算读研的,若是如此,到了明年岂不是连感情也成问题了。

睡呗,凌晨的黑冷,不整的被子,室友的呼噜,窗外亮着的一盏小灯,都如压在胸前的石头,竟把男士往噩梦里逼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